苏三大爷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693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119694
阅读:0回复:0

汃水祭英魂,秋心奠师恩 nvrdnutn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3-10 09:24

老师,赵老师,原谅我!原谅我三十年后的今天才来看你。    

  老师,你有弟子如弱水三千,我只是这三千水中不起眼的那一小滴。我也相信祭拜你的方式有万千,但应届85级,复习班86、87级文科班的女弟子文秋菊,我,只能用这种微薄的方式来祭拜你。以我无缚鸡之力的笨拙之手,既不能为你抬棺执孝,亦不能为你握锹培坟,更不能为你端献贡品,所以,只能交这样的一篇文字给你!    

  万难想象!三十年之后,老师您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与我告别!我实在不能相信,那具被在公众视屏里抬着,僵硬着,不再呼吸的身体会是老师你!老师啊,我实难想象那会是激情澎拜,口如悬河,头颅高扬的你!    

  老师,告诉我,你真的就在那几只手抬起来的,僵硬的身体里吗?你真的就把这情实难堪的一面演示完毕,然后如每次下课那样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吗?老师啊,老师,难道在告别这个世界的那一刻,你还不忘警醒和晓谕!    

  公元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夜,我蜷于徽地铜陵一个名之为开元铜雀台的酒店房间内,艰于呼吸。    

  我不知道,此时的你是在哪里?是蜷曲在已经被你抛弃的,那副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的躯体里,还是游走在古豳狭窄川道的夜风里!是呼号在往昔峥嵘岁月稠的古老泰塔院内,还是踟蹰于发表恢弘言论的某个教室里。    

  这个夜晚,我的窗外不远处,泊着南中国最大最长的那条江。但在此刻,它于我已如死水。只有故乡那条名之为汃水的小河,那条古豳黄土上三水之一的,名不见经传的,竟成了你最后归宿的小河,在我的心里前后左右,南北西东地翻滚碰撞冲突叫嚣。    

  我还能再去那水边吗?我还能不再去吗?    

  去是因为你,不去还是因为你。最终,关于那条河的记忆,在弟子的心里,都是关于你。先生,你终于如愿!你终于以这种刻骨的痛心方式,让古豳血脉一样的汃水进入你的生命,让你的生命如此水,在古豳川道千古奔袭。    

  我忽然在想,是否因了沉浸在写给辛嘉瑞老师祭文点击量的虚荣里,老天才故意的又将你如此惨绝地拽去?不是能写吗?不是爱写吗?老师,我不敢不祭你又不能不祭你!    

  老师,那篇作文,是关于童年的记忆,我分了春夏秋冬来写,你用了一节课来讲评那篇稚嫩的小文。你说春天来了,小秋菊如何如何,夏天来了,小秋菊如何如何,你大声地读着自己的评语,那本薄薄的作文本,被你洋洋洒洒的批语批尽。在心里,你是我所经历的老师中最充满热情和能量的。    

  一个冬日下午的第一节课。你些微地迟了,你脸膛红红的站在讲台上,你说,喝了点酒,文化馆库淑兰民间剪纸艺术法国展览,让写介绍文字。抱歉言语之间,你的自信自得和你脸上的通红一样,藏都藏不住。    

  带我们时,你刚被提拔为校长,那天上讲台,我们都看到了你的新崭崭的黑皮鞋。不能不看到,因为你进来的每一个动作,[url=ht北京白癜风医院tp://www.baidianfeng51.cn/]北京白癜风医院[/url]都让我们知道了,你脚上的不同。学生面前,你从不是个矫饰的人,本真本性本心的活着,那是多少人,终生达不到的境界。最记得,你总会不定时跑进教室里来,说某某字弄错了,应该是什么什么。老师,一个教师,从不畏错,这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最多。    

  最记得教学《孔雀东南飞》时,你将自己粗大黑黝的手,五指排开放在黑板上,然后用白粉笔描出手指的样子,说,看看这就是“指如削葱根”,看着你粗大的手指印,我们差点乐死。乐你的不自知不自觉,而今,却应该感谢了,若不是此法,如何三十多年过去,还能将那首古诗倒背!也记得《白杨礼赞》时,你张开双臂,翩翩演示婀娜多姿和旁逸斜出,热情洋溢,兴奋激动,自得骄傲的,我的赵老师!    

  在你的灵前,我读着旬中84、85级给你的祭文。我声情并茂,可身体止不住地颤抖,我能感觉到自己双腿酸软发颤,本说好的鞠躬,在最后那一瞬间,还是跪倒。小小房间里,隔着供桌,以及严实纷繁的灵前吊单吊纸,我知道老师你被停放在这些物件后面,可是,我为什么觉着我看不见,我为什么觉着非常非常的渺茫遥远!    

  你不在,你不在!我知道你不在!    

  隆重的方式,酸辛的情感,跪拜者的啜泣,花圈挽联人员,该有的都有。可是该不在的还是不在!    

  老师啊,时光过去了三十年,你早已不再是那个站在讲桌前,踌躇满志,斩钉截铁,语调激昂,说着咬定青山不放松,任尔东西南北风的中年男子了。而我,也亦不是那个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被你喊做小秋菊,坐在第一排,时刻小声讥诮你的高中小姑娘了。    

  当年的我们去了哪里,我不是非常清楚,但有一点无需确认,那就是当年的那个我们都已不在……    

  老师,如果说你已如河流终归大海,而我还在中流滩涂迂回徘徊。老师,一个人要去掉多少粉饰才可以回到真正的自己,你回去了吗?我不得而知。至少,我没有,因为我在看你时,还是以学生的眼睛在看,我在哭你时,还是以学生的心在哭。所以,我才看不到你......所以,我才会在孝子和师娘那里热泪难禁……    

  老师,站在公元2016年春夏之交的夜里,送别你的路上,我虽已是明日之菊,身心憔悴。但这样反而让我真正地走近了你,看见了你。不是以师生名分,而是以生命的名义。老师啊,从此定会山长水阔,永无隔绝,身心相印……    

  学生:文秋菊敬上    

  2016年5月2日夜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,欢迎进入红袖投稿,希望以后注意:段首请空两格,已帮您排版好。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,多次修改,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。可自行百度“自动排版工具”,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。     期待佳作。(编辑留)
游客

返回顶部